第七百一十二章 也是听过的(1 / 1)

任为则是一直都是极其有耐心的听着塔父亲教导塔的话语,然后一直用着自己的余光,目送着自己父亲离开。

她父亲教导她的话语,她也是考虑过的,也曾经想过的,毕竟,无论他自己,再怎么自信,也不能保证,这些人里面,会没有一些比她还要死心眼的人物,在面对一些事情,哎塔任为还要认真,导致塔任为,在后面比不过他们,而被取代。

其实,她自己虽然对待自己的员工,一直都在十分用心的进行教导,但其实她也是藏了一手的,只是没有人知道,也没有人怀疑过她。更加没有人,能够想到这里来。

你说她任为,没有心机吧,怎么可能会没有,从小到大她任为,身为天之骄女,又怎么可能,不被人羡慕,不被人进行针对,不过没有关系,塔任为不是都给挺了过来,也没有人知道。

助理小李,在瞧见林业一脸感慨伤感的离开,便自然而然,以为自己的任副经理,定是说了一些让林总,伤心的话语,一脸担心的跑了进来,来询问任副经理,刚才的事情。

而秘书阳玉,却在瞧见林业。那么一脸悲伤,舍弃的模样,只觉得任为,一定是得罪了林经理,于是恨不得。自己与着任为,保持着一定的距离,假装自己不知道,里边的情况,依旧漫不经心的,教导着自己身旁得人。进行设计。

“任副经理,发生了什么,我怎么觉得林总的这个申请,不太是太好啊。”

助理小李,虽然极其想知道,刚刚这里,到底发生了什么,不过,还是在一旁,默默地考虑,关于任副经理,与着林总说话的时候,林总说的话语,会不会也伤害到了,任副经理,便说的极其的委婉。

任为,通过门口,瞧着外边的人,只见着阳玉,这么一个恨不得与着她任为,保持着距离的样子,不免忍不住,感慨几下,又瞧见自己眼前,关心自己,关心到了骨子里头去的助理小李,不免轻声抬了一口气,浅笑道:

“没什么,只是林总可能以后不会在管我的事情了。”

任为一下子,将这么重大的消息,给说了出来,且还在任为不了解,事情的情况下,说的这么直接,自然而然,哪怕是在知道助理小李,,对待自己的忠诚是,还是有几分怀疑,这才出,进行试探的。

结果,哪里能够想到,助理小李,在听到塔这么一些话语以后,眼底并没有所谓的伤心,反而是开口安慰她任为道:“没事,没事,任副经理不同担心了,虽然我们得罪了林总,但没有林总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,我们与着她林总不是一个部门的。哪怕了林总以后要找我们茬,塔林总也是不太容易找的。所以,任副经理,你不用伤心了。”

她瞧着林总那么一个表情,从办公室里面出来,就知道自己的任副经理,一定是与着林总谈崩了,所以,这才因为担心,才这么迅速的跑到任为,身边,进行安慰任为的。

任为见着助理小李,在不知道任为,与着林业的关系是,这么担心塔任为,不免只觉得感动,突然眼中流出泪水,轻声询问道:“小李,你这么一个傻子,为什么要这么对待我好。”

助理小李,见着任为眼中嗯泪水。自然而然,就以为是刚刚任为在林业哪里受了委屈,这是,感受到她助理小李的关心,一时情绪失去了控制,这才会这样,于是轻声道:“因为任副经理你帮助了我啊,我小李,虽然傻里傻气,但也是知道感恩的,更何况,你是我的上司,我是你的助理,自然而然,应该什么事情,都为着你进行考虑的瞧着。”

如果没有任为当初的看重,她助理小李知道,无论自己当初得能力,比着那些一块面试的任,在怎么厉害,她任为也进不了,这么一个看不起,没有文凭的人得永盛集团的。

是她任为,在她助理小李,面试了许多次,以后,给了他助理小李的人,使得塔助理小李,在自己进入了,永盛集团以后,终于在自己的家人,亲切面前,给扬眉吐气了一旦,不再是,和当初一样,只要一出现,就是自己家人亲戚面前的笑柄。

是她任为,给了她助理小李的机会,没有他任为,就没有塔助理小李,如今的模样,所以,他既然本来就是独自一人,什么都没有来的,自然也不害怕,因为帮助照顾他的任为,再次变成当初什么都没有的样子。

任为听着自家助理小李的话语,不免觉得感动,又想起自己当初帮助助理小李,选择助理小李,是因为自己,又忍不住道:

“可你应该知道,我当时选择了你,是因为自己的原因,并非是纯心要帮助你的,所以,你大可不必,对着我这么好。”

她是真的没有给想到,自己当初看重得助理小李,不仅是帮助她工作的一把小手,还对着塔任为这么的好,一心一意,都只是,为了塔任为。不免也觉得感动,便将自己当初选中她助理小李的原因,告知了小李。

助理小李,听着任为的话语,竟是不知不觉的笑了起来,第一次十分大胆的伸出手,揉了揉自己上司任为助理的脑袋,轻声说道:“这又什么呢,这又关我什么事情,我只知道,是当初的任为,没有因为我学历低,而十分看不起我,我只知道,是当初的任为,对待我这么的好,看重我的能力,对我没有什么偏见,将我弄到了永盛集团里面。

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,知遇之恩,自将结草衔环,这是我小李的原则,所以以后,任副经理不要与着我说这样的话语了。”。

她小李,虽然没有什么文化,也不是在大城市里面,进行长大的,但也总是能够听着别人说过这几句话语,便也自然而然将这些话语,当成自己做人的原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