番外 7(1 / 1)

梨织从没把这份就在眼前的缘分,认真对待过。

直到这一刻,她透过他的眼,望见了他心里的最深处,哪里住着一个很爱很爱她的人,正深情的凝望着她。

慢慢的,好似有被不小心遗忘掉的记忆正在归拢。

梨织呢喃问他:“我们,是不是早就见过?”

“织织,你终于……想起我了吗?”藤倾渡眼里绽放像蔷薇花一样的笑意。

透过他的眼,再次,梨织想起了她十一岁那年。

她遇见了他。

……

水,铺天盖地的水灌过来。

淹没了梨织的耳鼻眼,她咕噜咕噜的发出声音,只能喊出不太清晰的:“救命,救……命……”

她从游轮上被人推了下去。

海水冰凉刺骨,扑打时翻腾的泡沫淹没她,慢慢的,她被冻得几乎没了扑腾的力气。

越来越模糊的视线里,只能看到那艘巨大的皇家邮轮开离越来越远。

而死亡则离她越来越近,她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正在慢慢往下沉。

她要死了……

害怕和恐惧,交织在一起。

可是她什么也做不了。

周围都是深蓝色,她努力的想要睁开眼,努力的想要再挣扎一下,最终都徒劳无力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的意识已经在涣散。

模糊的视线里,她看到了一条白色的大鱼朝她这个方向游来,绝望将她笼罩得彻彻底底,哪是鲨鱼吗,她会被鲨鱼吃掉……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整个人破水而出。

模糊的视线里,是一艘巨大的邮轮出现,比她的皇家邮轮还要大。

有人在邮轮上吆喝。

有人在放小船下来。

还有一个穿着黑袍的人,站在甲板前沿,看着她。

那个人,他有一双紫金色的眼睛,异常漂亮。

梨织唯独就记住了那双紫金色的眼睛。

等她再醒来,睁开眼,入目四下皆是奢华雅致的装潢。

“这是哪?”

梨织的声音粗哑得如同被火烧过,不像是她自己的声音了。

有女仆进来,“你醒了。”

梨织看到了进来的佣人,穿着打扮和斯曼图王室里的佣人不一样。

女仆把她扶起来,梨织环视四周。

她无声的按照佣人安排,去洗漱,穿上……女仆裙?

看到女仆裙,梨织把女仆裙丢开:“我不穿这个!”

那个女仆把裙子捡起来:“你是被捡回来的,如果不是家主命人救了你,你现在已经被喂鲨鱼了。从现在开始,你要跟我学习礼仪,服侍家主。”

“救了我,我就要做女仆?要服侍所谓的家主?”

十一岁的梨织,非常明白自己的身份和地位有多重要。

她堂堂亲王府之女,怎么能沦落到给人做女仆的份!

梨织要出去,被那个女仆拦住,于是她大闹了一通,那个女仆拿梨织没办法,便出去把门锁上,去禀报家主。

正门被锁,梨织出不去,但她不甘心。

她从窗户逃走。

但她没想到,窗户打开,一阵海风吹进来,下面就是波涛滚滚的大海,浪花使劲的拍打着,让人心生恐惧害怕。。

梨织:“……”